你的位置:美高梅娱乐场 > 教育资讯 > 当老师成为“网红” 指挥棒下在线教育如何玩出新花样

当老师成为“网红” 指挥棒下在线教育如何玩出新花样

发布于 2016-04-11 16:10   浏览 次  
  ■将新闻进行到底

  时薪可达两万,月入可达20万。这是某在线辅导平台上“金牌”物理老师王羽的收入。

  “老师收入超网红”,这是媒体在第一轮报道时给出的标题。

  学生在王羽所在平台的评论区调侃:“老师,上电视的感觉怎么样?”“老王你这么火,为毛现在还找不着对象?”当然,几万条评论中也有不少是在表达爱意:“老师,留下你的微信号吧?”“以前我物理只能考二三十,现在选择题只错一个,么么哒!”

  在“互联网+教育”的时代,老师凭借他们各自的教学“杀手锏”,在学生中建立口碑,也为自己捧得真金白银。4月5日,记者打开该在线辅导平台,购买人数最多的一门专题课已有3761人掏钱,单价为1元钱。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平台研究报告》,K12领域已经成为在线教育投资并购最为活跃的细分领域,中小学在线教育的用户规模增长速度预计之后几年将保持在30%以上。

  蛋糕很大,水也很深。仍处在高考指挥棒之下的中小学在线教育,能否玩出些不同花样?

  教师收入怎么就不能超网红?

  “挺好的,恭喜这位老师。”看到高薪老师的新闻,广西省南宁三中高三英语老师彭楚(化名)倒没有什么“羡慕嫉妒恨”之类的情绪,“如果能享受到更优质的教学资源,我当然也会鼓励我的学生去上课。”

  一堂课几千人报名,放眼全国来看,这人数也不值得惊讶;而传统课堂确实没法兼顾学生的所有需求,学生愿意感受一把其他老师的授课风格,这也是他们的选择自由。不过,彭楚表示,他所接触的一些县级中学依然“严禁手机”。所以,尽管在线教育如火如荼,在很多地方,学生和老师们还是遵循着更为传统的上课方式。

  如果有机会,愿意体验一把在线教育平台吗?彭楚说,他连自己的这帮学生都顾不过来,实在没精力去在线平台开辟新战场。虽然从现实角度来说,教师投身在线平台,可以获得更高薪酬,时间也更为灵活自由;但彭楚觉得,老师的角色内涵,除了传授解题方式和加分技巧,也应该包括人格的养成和人性的涵养,而在线课程受到追捧,“或许是因为,学生对教师的角色期待中,前者所占比重越来越高。”

  在彭楚看来,天价教师固然值得关注,但更真实也更寻常的故事版本,是基层教师工资微薄,拿着跟学校对面餐厅服务员差不多的钱,承担着教书育人的重责。一篇评论曾直言,“知识改变命运,让有知识的人有尊严地生活,这才能让更多人相信教育,信仰文明”。

  教师可以实现“自运营”

  关于教师这个群体,互联网教育公司也有话说。

  疯狂老师是一个中小学一对一补习授课O2O平台,他们想变革的,是传统教育模式中的“一对一”。

  “一对一教育在平台化的状态下让教师和家长群体都能明显感知到效率倍增。在传统教育机构里,由于信息不对称直接导致了双方的效率低下。对于老师而言,他们只能拿到课酬的30%,大量的成本被广告、咨询、学管所占据,而家长付出的高额成本也无法获得与价格匹配的老师。”疯狂老师联合创始人王学先表示。

  但在互联网平台下,家长和老师能够实现自由连接。家长能够在平台上直接查看老师的教学信息、评价数据等,选择更合适的老师,并能用大致相同的价格获得优于原来数倍的教学质量;而互联网平台砍掉了咨询师、学管师等中间成本,家长所支付的课时费也能够100%的归老师所有,“老师的收入得到成倍的增长”。

  不过,在线教育平台上的老师从哪里来?如果是从传统教育机构中“抽血”,会不会影响其本身的课堂表现?

  如果考虑得更加深入,这个问题还可以有另一种思考角度——教师一定需要隶属于某一个机构吗?他能否树立自己的个人品牌?

  正如记者在本文开头所述的辅导平台看到——不少好评率较高的老师,除了在视频直播中与学生互动,也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QQ群,还有一群“死忠粉”,念叨着把老师的课都买了一遍。

  “互联网+教育让教师可以实现财务和精神的双重自由,为他们带来的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王学先直言,由于评价信息透明,教师必须更加关注自我能力的提升;时间自由,教师的个人时间由自己把控,这是人性的必然追求。另外,互联网教育平台上的老师,大部分是独立于机构之外的“独立教师”,他们不受雇于任何组织,而是依靠自己的教学技能、个人综合素质等实现“自运营”,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重新定义教师、教室和教学资源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名师不再是资深教师的专有名词。那些会使用新科技为学生带来学习体验变革的老师会越来越受欢迎,名师这一概念的外延正在扩大。”王学先预言,K12在线教育市场在未来将会实现线上线下的深度整合。“传统教育不会被取代,但会被不断迭代。而在未来3到5年内,一定会出现全国性的‘网红级’名师。”

  如何促使传统教育迭代?创客总部合伙人、教育博士、互联网教育行业分析师尚冠军认为,从目前来讲,K12在线教育做得还不够好。

  “K12互联网教育创业项目,在数量上很多。但是2015、2016年,大部分都死了。”尚冠军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在线教育公司在产品供给方面还存在问题,整个市场价值尚未被真正挖掘。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如果K12教育是风口,大多数公司都没能飞起来。

  互联网教育公司大部分在输出内容,但教学内容还没有内化为公司自身的知识体系;投身这股互联网教育热潮的,大部分是IT行业出身,对教育本身的理解就不够深刻;而搭上“互联网”一心求快,又使得一些公司本身在根基不牢的情况下快速奔跑,一直烧钱,难以健康成长。

  “问个最简单的问题,机构、老师、家长和学生,他们在互联网学习过程中的真实需求到底是什么?这方面的研究其实很欠缺。”尚冠军表示,K12在线教育公司,必须要有理论基础之上的方法,要有自己的一套科学学习方法:互联网环境下,学生到底怎么学习?学习行为如何发生?学习过程怎样持续?影响学习自我驱动力的因素是什么?学习测评应该怎样进行?学习社群怎样对学习行为产生正向积极的互动作用?……这一连串问题,还没有具有深度的研究来进行回答;理论支撑不够,平台的持续成长就有问题。

  “如果没有对学习过程的正确认识,如何记录下有意义的学习数据?如果没有科学测评,谈何因材施教和个性化学习?”自适应学习、学习分析……这些都是在线学习时代中喊得很响亮的“概念”,而尚冠军觉得,目前也确实只是概念。

  真正创新的教育产品,需要对教育这件事进行深度思考。尚冠军强调:“在互联网时代,确实需要重新定义你的学习、你的学校、你的教室、你的教师……重新定义你的教学资源。大家都在说‘创新’,如果不对学习过程进行流程再造,不对组织结构进行重塑的话,那‘创新’二字也要打个问号。”

最多关注
  • 今日
  • 本周
  • 年度
友情链接:
  • 陕西安康网
  • 新疆奎屯网